•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女友的幹爹之春梦了无痕

    发布时间:2021-09-25 00:00:32   

    距离上次的聚会过了两周左右,老钱给程成打了一个电话「喂,是程成吗?」

    「我是啊,你是钱爷爷吧?想人家啦」

    程成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老头撒娇道「当然啦,老汉可是想死你那双小脚啦,

    我好不容易做通我儿媳的工作啦,要不要今天过来,你俩一起……」

    「好吧,好吧,人家知道啦,不过要等等哟,钱爷爷对人家有沒有什么要求

    呀~」

    程成的话语裏透着诱惑「嗯……这样你沒有忘记上回答应我的事吧,把上回

    那条黑丝袜穿上,这回要黑色的高跟鞋,透明的指甲油」

    老钱沉吟了一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好啦,知道啦,真是的,真是变态,人

    家穿着那条丝袜可是有精斑的呀」

    程成有些娇嗔「当然啦,就是要这样才刺激,嘿嘿」

    老钱猥琐的笑到「那好,钱爷爷,人家挂了,过一个小时人家就会到」

    「爸,是你上回跟我说的那个刘叔的幹女儿要来吗?」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老钱背后传来「是啊,就是她,小尹你可是同意跟她一起

    给爸爸足交的呀」

    老钱回身轻轻的搂住了身后的少妇,只见身后这少妇二十四五的样子同程成

    应该是一个岁数,一双大眼扑闪的睫毛好似会说话一般,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

    黑框眼镜,优雅而性感,不算大的红唇,柔顺的秀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髻,露出修

    长的脖颈,身上穿着丝质睡裙,睡裙堪堪包住臀部,再向下就是一双笔直修长的

    大腿,精緻的脚踝,再下就是一双精緻无瑕的裸足,指甲上不沒有任何的添加,

    精緻白皙好似一件艺术品,当真配得上「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那句诗啦「知道啦,知道啦,她的脚真的有人家好看吗?公公你还要让她跟

    人家一起帮你」

    舒尹有些娇嗔的拍了一下老钱「嘿嘿,等她来了,我的宝贝儿媳不就知道啦,

    先不说了,来让公公好好稀罕稀罕你」

    说完就要脱了舒尹的衣服,好好把玩一番,可是舒尹有意要跟这个刘叔的幹

    女儿争个高下,哪能现在就让公爹如愿以偿,轻轻一躲就闪到一旁,开口说道「

    人家才不要呢~我要好好打扮打扮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我公爹迷到如此地

    步」

    说完晃着小翘臀就进了卧室「哎……」

    老钱摸了摸头,这齐人之福可不好享用吶……吉林我们家程成看着老公上班

    去了,幹爹跟他说今天约了老友去钓鱼,不在家。

    程成偷偷唿了一口气,做贼一般等到自己深爱的两个男人都走了以后,偷偷

    的拿出了那条布满了精液的黑丝袜,轻柔的套在了腿上,乳黄色的精斑在黑丝袜

    左一块右一块的相当扎眼,可是爲了满足老钱的要求程成也不得不穿了起来,依

    然是上回去酒店的打扮,只是脚下的棉靴换成了精緻的黑色细高跟。

    偷情一般的躲着幹爹和老公程成怀着罪恶感坐上了去往老钱家的出租车到了

    老钱家裏,敲了门,门打开一看是一个跟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一个女孩,程成知

    道,这就是钱爷爷的儿媳了,不由暗暗提了小心,这女孩真的很漂亮,自己是属

    于可爱风的,那这个女孩就属于优雅的那种,这种女孩在床上应该是很能征服人

    的吧……「您就是钱爷爷的儿媳吧,真漂亮啊」

    程成开心的说道「呵呵,你是刘叔的幹女儿,你要是叫我公公爷爷的话你还

    差了我一辈呢」

    还沒进门两位美女就针尖对麦芒的掐了起来「这是怎么说呢,咱俩还是各论

    各的呗,你说好不好啊,姐姐」

    程成眯着眼睛说道,舒尹刚要说话,老钱走过来「哎呀,程成你来啦」

    老钱笑眯眯的拉过程成的手,舒尹轻哼了一声沒再说话就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开口道「爸,你还要不要啦」

    「要要要,程成快进来」

    说完拉着程成就进了屋,也让程成坐在了沙发上,舒尹看到坐在对面程成丝

    袜上的精斑,轻轻的说了一句「骚货」

    程成听到以后也沒说话,只是轻轻的翘起了二郎腿,黑色的高跟鞋搭在脚尖

    上轻轻的晃着,用甜的腻人的声音说道「钱爷爷,过来用舌头给人家的脚按按摩

    嘛,人家脚好酸的啊」

    舒尹看到这裏也不甘示弱,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左脚放到了老钱面前,左脚的

    脚踝上还挂着一只带着一颗小铃铛的脚链,老钱左右爲难的看着一左一右一黑一

    白的两只小脚,舒尹看到老钱有些爲难突然开口说道「跪下」

    老钱听到这话浑身一哆嗦,立马跪了下来「爬过来」

    老钱特別听话的爬了过去「舔」

    舒尹的话像带着寒意,整个客厅就像降了温度,老钱立刻很乖的伸出自己的

    老舌头,舔着舒尹白嫩的小脚丫,舒尹面带挑衅的看着程成,老钱趴在地上舔着

    舒尹的脚,舒尹一只脚放在地上好让老钱给她舔,另一只脚放在老钱的头上,轻

    轻的磨蹭,像抚摸一只狗,老钱半眯着眼睛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程成看到这一幕

    也不恼,老钱跪着舔舒尹脚的时候正好是屁股对着她的,程成轻轻的用脚把老钱

    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老钱的鸡巴,两只黑丝小脚立马灵活的夹住老钱的鸡巴上

    下的撸动起来,老钱何时能拥有两双美脚,沒到一会的功夫在程成的脚下老钱就

    射了出来,程成看到老钱射了出来,两只黑丝小脚合在一起又拉开中间有一条粘

    稠的精液丝缐,这个时候程成才回敬似的瞪了舒尹一眼,吃吃的笑了起来,舒尹

    看到程成得意的模样,踢了一下老钱的鸡巴说道「哼,老娘沒调教好你吗?这么

    快就射出来了,真给我丢人」

    「儿……儿媳,这不怪我……实……实在是」

    「闭嘴,你叫我什么?」

    舒尹的声调提了一个档次「主……主人」

    老钱磕磕巴巴的说道「去躺在地上,主人用高贵的脚帮你射出来」

    老钱赶忙躺下,舒尹的脚还沒落到老钱的鸡巴上,就看到那只讨厌的黑色小

    脚又先自己一步踩了上去「呵呵,不用劳烦姐姐动脚啦,程成来就可以了」

    「哼……你知道……」

    沒等舒尹说完,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喂,老公」

    「……」

    「嗯,我在帮爸爸足交啊」

    「……」

    「啊,一会我就让爸爸肏我,好给你个小绿帽看,嘻嘻」

    「……」

    「知道啦,我的绿帽乖老公」

    舒尹挂了电话,看到程成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怎么你很奇怪吗?宝柱叔叔

    沒告诉你吗?」

    舒尹看着程成问道「」

    幹爹告诉我什么?「就是我跟我公公是在老公允许的情况下做爱的啊」

    舒尹推了一下黑框眼镜妩媚的笑到「额……还真沒说……这……」

    程成有些羡慕有些嫉妒,自己偷偷摸摸的跟幹爹已经好几年了,虽然背着哥

    哥每回让他自己撸出来或者是给他打诱惑电话真的很刺激,可是真想幹爹和哥哥

    两个人同时肏人家呢,这样是不是两个小洞洞都会被塞的满满的啊……「我老公

    只有看到我和公爹做爱他的鸡巴才能硬起来啊……我现在怀孕了都不知道是谁的

    孩子呢」

    舒尹叹了口气说道「嘿嘿,谁的孩子不是我钱家的种」

    老钱跪在地上擡起头说道「闭嘴,趴下谁让你起来的」

    看到老钱起来舒尹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踩在老钱的脑袋上让老钱重新趴了

    下来。

    看到舒尹和老钱的这一幕幕程成有些失落,怏怏的对老钱说道「钱爷爷,我

    先回去了,下回我在过来和舒尹姐姐一块帮你吧,我先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从老钱家裏出来,程成突然感觉是不是也应该把自己

    的事情告诉哥哥呢,因爲从哥哥有意无意之间总是透露着想要自己和幹爹做爱的

    打算,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摊牌了呢,今天晚上先试试哥哥好啦……

    「公爹,你说,刘叔的计划能成功吗?」

    舒尹依偎在老钱的怀裏,一只手握着老钱的鸡巴,一只手不住的在老钱的胸

    口画着圈圈「我也不知道啊,希望老刘能成功吧,你沒看到程成精神比较恍惚了

    嘛,就是不知道程成她那个小老公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啊」

    「哼~人家也想真的想像刚才那样给人家老公打电话呢」

    舒尹骄横的对老钱说道「那就看我的宝贝舒尹自己的功力啦,哈哈哈,先不

    说了,先让公爹肏你吧」

    说完老钱一个翻身,粗壮的鸡巴已经狠狠的捅进了舒尹已经水流成河的小屄

    裏晚上「哎,真累啊,宝宝睡了吗?」

    从浴室出来拿着浴巾擦着头,轻声的问着躺在床上的老婆。

    沒有听到宝宝回答的声音,我悄悄走近一看,宝宝已经熟睡了过去,看着宝

    宝在睡梦中微嘟的小嘴,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宠溺的揉了揉

    她的头「幹爹,別鬧,人家要睡觉~」

    宝宝带着鼻音腻声说道,幹爹?我悚的一惊,我自从上班以后跟宝宝聚少离

    多,一直以来都是幹爹在照顾宝宝,难道说……我赶忙摇了摇头,把这恐怖的念

    头清出了脑海之中,轻轻的躺在床上从侧面搂着宝宝,内心的绿帽之火已经熊熊

    燃烧了起来,看着宝宝娇美的胴体鸡巴不由得顶在宝宝的翘臀上,手也从原先搂

    着宝宝的肩膀变成了覆盖着宝宝的胸前,一只手沒閑着的搓揉宝宝的奶子,渐渐

    的沉入梦乡,睡前恍惚听到「幹爹,轻点嘛~疼」……「嗯?这是?」

    我不是在睡觉吗?怎么醒了?「啪啪啪」

    一阵急促的肚子碰撞在屁股上的做爱声响了起来,我循声望去,只见我老婆

    程成正在用母狗趴的姿势趴在床上,而在他后面肏着她的正是幹爹刘宝柱「幹爹

    ……宝宝……你们……」

    我脑子有些发蒙,他们俩……怎么当着我的面就……「啊~~~老公……

    你……你醒啦……幹爹……嗯~~~爸~~~您……您轻点……每次……都……

    这么用力」

    程成俩只手被幹爹刘宝柱向后拽在手裏,头微微后仰,勉力的扭头跟我说着

    话,乌黑的秀发随着幹爹的肏动上下飞扬「哈,程成你的小屄还是那么紧那,怎

    么小杨,很惊讶吗?不是你求我肏的你老婆吗?」

    我求的?我什么时候求过啊,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你肏我老婆还是我求

    着你肏的?我愤怒的用手指着刘宝柱气的说不出话来「哥……哥哥,真的……

    真的是你求的幹爹呀……哦~~~好棒~~~爸~~你再……你再快点」

    程成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求刘宝柱再快些的肏她,真的,哪怕在我幻想过再

    荒唐的绿帽情节中也沒出现过这一幕,可是说真的,看到刘宝柱微秃花白的头顶,

    还有那肥硕的肚子撞击在程成白嫩的小屁股上所发出的「啪啪」声,还是不由自

    主的硬了起来「嘶……好疼」

    当我鸡巴不由自主硬起来的时候下身却传来了钻心的疼痛,我低头一看原来

    我的鸡巴上被套了贞操带,在靠近龟头的部位有一根小小的尖刺,只要我的鸡巴

    一硬起来那个小小的尖刺就会钻到我的马眼裏,让我被迫软下来,看着老婆被肏

    自己被戴绿帽的快感和贞操带给我带来的痛楚来回交替,幹爹扭头看了我一眼,

    对程成说道「乖女儿,你老公真是的,看別人肏他老婆还能那么硬,你说他是不

    是变态啊」

    「只有……只有他是变态……人家……哦~~~~才能被……幹爹肏啊……

    嗯~~~爸~~~用力……顶到……顶到子宫啦~~~」

    说着话的功夫,幹爹把程成翻了一个身,让她面向着自己,把她两条修长的

    大腿非常轻松的放到了脸颊两侧,程成两只手抱着自己的两条大腿,把自己红嫩

    的小屄沖着刘宝柱,刘宝柱稍微挺直了身体两腿微蹲,大鸡巴狠狠的捅进了程成

    的小屄裏借着大床的弹性,上下肏弄,我的心随着大床的上下起伏而波动着「哦

    好棒~~~好深吶~~~爸爸~~~你果然……果然比我……比我……废物老公

    强的多,啊~~~不行啦~~~人家要高潮啦~~~」

    程成精神恍惚的喊道「小王八,你还愣着幹什么,快帮你老婆高潮啊,快过

    来舔她的小屄」

    我现在的心情完全是六神无主跟随着自己欲望的本能,缓缓的趴在刘宝柱两

    条腿中间,伸出舌头舔着他们俩个人的交合处,刘宝柱来回抽动的鸡巴也在摩擦

    着我的舌头「啊~~~小鸡巴老公……王八老公……你舔的……舔的人家好爽~

    你果然……果然只适合舔人家……人家的小屄,还是爸……爸爸肏着最舒服啦」

    程成两只手不再扶着她的大腿而是拽住我的头发拼命的揉着「哈,小杨你这

    小奴隶做的不错,幹爹高兴,一会赏你点吃的」

    刘宝柱哈哈大笑快速抽动,不到一会的功夫程成就被肏到了高潮「啊~~~

    啊~~~要死啦~~~人家……人家不行啦~~~爸~~~爸~~~射进来,人

    家……人家要跟您一起来」

    「好啊,乖女儿爸爸都射进去」

    随着刘宝柱的一声低吼,他终于射出了自己的精华,射过以后程成躺在床上

    享受着高潮的馀韵,而刘宝柱趴在程成身上玩弄着程成的小香舌,而我却被压在

    他俩的结合处不能动弹,过了一会以后,刘宝柱的鸡巴软了下来,只听「啵」

    的一声鸡巴就从小屄裏拿了出来,刚刚还被塞的严严实实的小屄裏流出来黄

    白色的精液,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听程成说道「哥哥,別浪费啦,这可是

    你最爱吃的呀,溷合着幹爹精液的人家的淫水,要趁热吃哦~」

    程成娇憨的声音响起,就真好像是在劝我说这是一道我最喜欢吃的菜,说着

    的时候两只手就按着我的脑袋,避无可避我只能硬着头皮舔吃了起来,溷合着精

    液的淫水有着幹爹刘宝柱精液的腥臭味,还有宝宝激情过后的甜意,慢慢舔吃竟

    也有了一种贪吃的感觉涌现了出来,心裏想着「这就算是吃奸夫的精液啦?我这

    也算是绿帽功力大成了吧」

    被欲望支配的我完全已经忘记扎进马眼裏的小刺啦,贪婪的吮吸着程成的小

    屄期望裏面还有更多的精液,可是真的沒有太多了,我把舌头蜷曲成尖伸到程成

    的小屄裏刮索着幹爹的精液,程成感觉到以后不由轻拍我的头「乖狗狗,別吃啦~

    幹爹沒有射太多哦,今天便宜狗狗你啦~人家也想吃呢,真是的~」

    程成略带呻吟的意味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我不由浑身一激灵,就射了出来…

    「呵呵,狗狗真是的~你看又射了满床~钥匙在幹爹手裏,要是想要就求幹

    爹啦~人家要去洗澡澡啦~」

    程成从床上下来,扭着小翘臀就向浴室走去「那……那我呢……」

    我擡头看着刘宝柱,不知何去何从,刘宝柱嘿嘿一笑,把钥匙扔进了旁边的

    一个大型狗笼子裏,对我说「哝,钥匙在裏面自己进去拿咯~幹爹不跟你说啦,

    我还要跟你幹妈洗澡呢~呵呵」

    看着静静躺在狗笼子底部的钥匙,我屈辱的向笼子裏钻了进去,刘宝柱看到

    我爬进了笼子裏拿起旁边的一把大锁哐当就给我锁了起来,做完这些他也扭身进

    了浴室。

    直到这个时候待在笼子裏我才有时间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我在睡觉,可是怎么突然就醒了,还看到妻子和幹爹在做爱,而且还是

    我心甘情愿的把妻子双手奉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疼,

    这不是梦啊……我有些手足无措的跌坐在笼子裏,难道我以后就只能当一个绿帽

    奴看着幹爹和宝宝两个人……一想到着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这才想起套在鸡巴

    上的贞操带还沒有解开,连忙捡起钥匙解开,这是听到浴室裏传出了调笑的声音

    「呀~幹爹你好讨厌啊~还沒肏够人家呀~~」

    「沒肏够,我的乖女儿,乖老婆我怎么能肏的够呢,来先给爸爸洗洗鸡巴」

    听到这话,我透过浴室的门影看到女友蹲下来含住了幹爹的鸡巴时而舌头也

    伸出来舔弄,我的手不由自己的握住了鸡巴来回撸动「那幹爹,人家到底是你女

    儿啊,还是你老婆呀~」

    听到老婆这么问我也侧耳听了起来,到底刘宝柱会怎么回答呢「嘿嘿,有你

    老公在的时候你就我的好老婆,他妈,如果是咱俩呢,你就是我的乖乖好女儿」

    我早就认可了刘宝柱也是我幹爹的身份,我老婆要变成我妈了?我手上加快

    了速度「嘻嘻,好刺激呀,我要当他妈妈呢,唔,幹爹幹嘛射的这么快,真是的」

    听到这话,幹爹应该是射了出来,程成开门出来,看到我乖乖的跪在笼子裏,

    嘿嘿一笑,含着精液向我走了过来,轻轻吐在了我面前的碗裏给我说道「人家特

    意给你留的,我都沒舍得吃,妈妈对你好吧」

    程成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我只好点点头,程成得意一笑就又回到了浴室,他

    俩折腾能有将近一个小时左右终于是出来了,出来以后程成跟幹爹两个人先从抽

    屉裏拿出一条狗链让我自己套上,说不套就让我一直在狗笼裏待着,沒有办法我

    只能听从吩咐名副其实的变成了狗奴,套上狗链,开了笼门我刚要想要沖上去打

    刘宝柱就感觉脖子处传来电流一下给我击倒在地「哼,就知道你这小狗不老实,

    亏老子留了一手,跟老子斗」

    说完刘宝柱拉着我的狗链拖死狗一样我把拉到了客厅,俩人赤身裸体的坐在

    沙发上,把狗链栓到桌腿上,完全无视了我,程成用手剥了葡萄然后用嘴轻轻喂

    给了刘宝柱,而刘宝柱就像董卓一样挺着个大肚子一只手揉着程成的奶子一只手

    抠弄她的小屄「啊~~~幹爹~~好痒~~~你好沒肏够啊~~~人家……人家

    想尿尿~~~」

    程成被刘宝柱玩弄的有些憋不住了想要尿尿的沖动,刘宝柱一听提议道「別

    去厕所啦,还那么远,就直接尿那只小王八嘴裏,正好幹爹看看」

    「幹爹,这样不好吧……」

    程成有些犹豫,我还是感觉欣慰的程成最起码还是不想再侮辱我了……

    「你是他妈,妈妈喂儿子吃东西不是很正常嘛,而且老公我看了很刺激的呀,

    你要记住我才是你正牌老公呢」

    他妈的,老子才是,老子才是,我在心底咆哮着,我怕我一旦开口就会被刘

    宝柱电击「那……那好吧」

    我无力的躺在地下,擡头看着天花闆,程成从沙发上下来跨蹲在我的头上,

    脸沖着刘宝柱,我擡头看着程成被蹂躏的有些红肿的小屄,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

    阴毛,不由闭起来眼睛「睁开,不睁开你怎么看着,还要老子电你是不是」

    刘宝柱让人生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爲了不再被电,我只好睁开眼睛,看着

    老婆面带红润,带着一脸撒娇表情的看着刘宝柱,不由心在滴血。

    隔了沒有一会的功夫,我就看到宝宝的小屄先是滴下来几滴尿液滴在了我的

    鼻尖,接着一道黄亮射的水柱直直的沖射出来,我紧紧闭上了嘴巴,哪怕我再想

    喝也不能在刘宝柱面前露了怯「嘴张开,不张开都尿地上去了,那不浪费了吗?」

    刘宝柱戏谑的说道,无奈之下,我只能张开嘴巴,宝宝的尿液很准确的尿在

    了我的嘴裏,略带咸骚气息的尿液飞进嘴裏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屏住唿吸大口的

    吞咽着,在我专心吞咽着尿液的时候,沒有注意到宝宝脸颊上的一滴清泪,宝宝

    尿的不多,不一会就尿完了,刘宝柱的看的拍手直乐,我不反感宝宝如果真的对

    我进行什么圣水调教黄金调教的,可是刘宝柱在……「老公……人家……人家还

    想……拉……拉便便」

    宝宝娇羞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我刚要说话,就听刘宝柱说道「行啊,就

    当给这只小狗吃饭啦」

    妈的,老子才是她老公,我拼着被电击的危险我也要暴起了,可是擡头看着

    宝宝对我比着口型说道「老公,可以吗?」

    看到这一幕我微微意动,鸡巴「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轻轻点了点头,宝

    宝就挪动着把自己的小菊花对准了我的嘴,看着蠕动的小菊花想着一会可能进入

    到嘴裏的味道,我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眼睛看到有黄色的东西从菊花

    裏探出了,一小条便便摇晃着掉了下啦,当即将掉入我嘴裏的时候……「哥哥,

    哥哥,醒醒,该上班啦」

    嗯?宝宝?上班?是梦还是?我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宝宝穿着她那件小熊

    睡衣在叫我起床,看着照射进窗外的阳光,原来是梦啊,该醒了,起床以后宝宝

    趴在我的耳边说「哥哥~~你真是的,昨天晚上你幹嘛啦~~射了人家一屁股,

    今天早上还黏黏的呢~哼~」

    宝宝穿着小熊睡衣配着这么可爱的表情,让我一下就萌生各种罪恶感啊,恼

    羞成怒的把宝宝的头发揉乱就去洗漱去了……「讨厌的臭哥哥~~~」

    边走我边在想,圣水?黄金?或许可以试试,绿奴,还是算了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